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武汉桑拿一座凤凰涅槃的城市

  虽然在来的路上早有心理准备,但当我站在唐山大地震的纪念碑前,依然使我的心震慑不已。

215.jpg

  震慑我的是,纪念碑如此高大,如此宽远;碑上的名字是如此深刻,如此清晰。一个人的名字、一对夫妻的名字、一个家族的名字,以及许许多多的无名氏,在坚厚的大理石上,一笔一画,写下生命的句点。

  这一次,我是应中国移动公司的邀请,在河北巡回演讲,我特别选择到唐山,因为这个地名实在太熟悉了,不只是它发生过大地震。小时候,祖辈提到我们先人的来处,都会说“古早、古早,唐山过台湾”,真有一个地方叫唐山,或者是祖先心里对故乡的象征。

  唐山的朋友从我提出的十几个演讲题目中,选中了“从人生的最底层出发”,原因是三十多年前的大地震摧毁了一切,唐山的人和唐山的物资都是从外地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,真的是从人生最底层向上爬出来的。

  经过三十多年,唐山市一共有七百六十万人口,足足是台北市的三倍。

  夜里,站在五星级大饭店高高的窗边,俯览唐山市的夜景,全是高楼,几乎没有矮房子,因为矮房子全在大地震中震垮了。唐山也没有老旧社区,没有都市更新的问题,因为老区也在大地震中完全摧毁了。

  现在目击的一切,都是新而辉煌。高耸的大楼、巨大的百货公司宽敞明亮的餐厅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!如果没有人一再地提醒,会让人浑然不觉这里曾经崩天裂地,发生过中国最大的地震。

  唐山人会自豪地说,这里是中国最重要的煤业基地,这里也是中自最重要的钢铁产地,这里也是中国最大的动车与地铁打造和设计的g地

  但他们更自豪的是“唐山是凤凰涅槃的城市”。

  当我走出唐山新建的机场,“一座凤凰涅槃的城市”就被当成标语,树立在机场的出口。

  唐山人自比为凤凰,他们和一般的城市人不同,他们曾经涅槃过,他们在火焚中重生。

  轻轻挖墙角纪念碑上的名字,感觉到大理石传过来的一阵冰凉,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当狗!自以为强大的人呀!与路旁的草木有什么不同呢?不!人比草木更脆弱,断裂之后,草木还能复生!

  君可怜见,日本大地震后,吉野樱依然盛开如昔,日本东北知名的千年大樱树,今年开得比去年更甚,被称为是难得一见的“樱瀑,,丨

  我想到,两年前我到印尼的棉兰演讲,朋友带我去看前年海啸的苏北省。十分钟冲人的海水,夺走了三十万人的生命,不像唐山市民那么幸运,还把名字刻在碑上,海啸冲走的人,已不在他原居的乡城,人的面貌也无以辨认,最后只好草草埋了。朋友说:“连焚烧都没有木柴,挖了一个大坑,一排一排地叠起,用土埋了丨家人站在这里祭拜,拜的不只是自己的亲人,而是几十万人一起拜了!”

  我沿着海岛的平沙散步,海水依然湛蓝,热带林木翠绿而巨大,风呼呼作响,我想到,数十年后,人们会遗忘这里悲惨的一刻,未死的人并不是有什么超凡的能力,只是,他们的心里住着一只凤凰,只能在火焚中蜇生。

  日本的賴又何尝不是这样,我曾经携妻行,走过祕孤额、龍獅

  过宫泽贤治_居,如今都e成梦幻了。 之细道,住

  我想起地謝的-个故事,父亲单独开着车往山上逃儿亲、媳妇、儿女开另-部车跟在后面。海啸以时速八百公里的速來瞬间把儿子开的车吞没,饶幸逃生的父亲回头—望儿 ^^

  载沉载浮。儿子打开车灯,—闪-闪-闪-闪,父雜親说^=是儿子最后的道别,他说,永别了,爸爸丨” ?

  那狂暴的海啸冲走了-万多人,使得日本大地震,失踪人数竟多过死亡的人数。天地岂止是不仁,简直是无情|

  当儿子愁容满面地问我:“爸爸!不知道我们多久以后,才能再去松岛呢?”

  我说:“应该很快吧!”

  听说松岛翠绿的松还在,松岛的海鸥还在,但这些并不是我信念的来源,我的信念是,人心中的那只凤凰,总会重生!

  在唐山,听说唐山是治安很好的城市,因为经过三十多年前的一震,唐山人相信生命是无常的,唐山人也相信因果和轮回。夜里,我独自沿着街头散步,看着高大坚实的楼盘,仿佛听见有凤凰飞过。

  想到凤凰这种鸟,在古书中说:“五色备举,出于东方君子之国,翱翔四海之外,……见则天下大安宁!”

  我卑微地祈愿:凡是经过凤凰涅槃的城市,都能一切平安吉祥!